欢迎来到Archina.com | 建筑中国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正文

外媒称中国年轻人正逃离大城市 选择二三线定居
2013-05-20 15:19:51   来源:   

       IT男转行开水果店;月薪一万却近乎“月光”;奥美24岁员工猝死……最近的一系列热门事件,对很多梦想拿着高薪、在大城市生活的人们来说,无异于被当头泼了一盆凉水。据美国《商业周刊》网站最近刊文,这些年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逃离大城市,转而在偏远地区或二线城市定居。
 
    在南京,也不乏类似的人群。他们或者是被迫无奈、或者是为了更高质的生活,但相同的是,都坚定地抱有着“逃离南京”的决心。他们中,有的正在密切打算,有的已经付诸实践,有的是历经坎坷的中年人,有的则是刚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。“身体健康、家庭幸福,才是最重要的,”他们认为,“生活高于生存。”
 
    调查
 
    四成受访者
 
    曾从一线城市“逃”到二三线城市
 
    这几天,连续3则关于工作、压力、健康的新闻,成了网友最热议的焦点。重庆某IT男,工作5年后辞职,转行开水果店,半年不到,完成大叔到小伙的奇妙转变;北京网友晒出账单,称月薪一万,只能剩下24块3毛,近乎月光;前天,一名24岁的奥美员工,因为心脏病突发猝死,在此之前,他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月,每晚11点后才能回家……这一系列热门事件,让人们对他们曾经的留在大城市、从事高薪工作的梦想,产生了怀疑,“这样的付出,值得吗?”而很多已经成为别人羡慕对象的“金领”,也忍不住坦言,“高压、房贷、健康隐患,这些背后的辛酸,是所有人想象不到的。”正因为如此,近两年,越来越多的都市人,开始选择“逃离大城市”“逃离高薪工作”的生活方式。
 
    美国《商业周刊》网站5月2日刊文说,中国的一些高收入者,正在“逃离”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,转而在偏远地区定居。
 
    而湖南媒体的一项调查显示,近四成受访者,有过从一线城市“逃”到二三线城市的经历,而超过八成的受访者称,有离开大城市的想法。
 
   《数字商业时代》的一项调查显示,在611位网友参与的调查中,55.3%受访者表示在一线城市工作几年之后,将会选择离开;其中54.2%在一线城市工作已超过3年以上;至于二三线城市,41.1%的被访者认为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;36.7%的人认为宜居、买得起房;12.4%的人是因为离亲友更近;9.2%的人是因为可以解决户口和子女就学等问题,其他仅为0.7%。
 
    有人说,逃离的总是“外地人”。的确,在中国,户籍问题形成了很大的障碍。在一线城市工作,如果你没有当地户籍,读书、就业、购房、养老、医疗等等问题都很难解决。
 
    公司中层
 
    下乡种菜养鸡鸭
 
    财富不是你能赚多少钱,而是你赚的钱能让你过得多好。生活比生存更广阔。”
 
    姓名:林志坤 年龄:36岁
 
    公司中层辞职下乡种菜
 
    林志坤今年36岁,老家在齐齐哈尔。在南京读完大学后,就留在了这座城市,并且把父母也接了过来。刚参加工作,他做了两年多急诊医生,之后又在保险公司做了8年理赔,一直做到公司的中层位置。然而,当所有人羡慕他事业腾飞、家庭美满时,林志坤却做出了一个令人讶异的决定——辞职,下乡种菜。
 
   “由于职业关系,我见多了生老病死,但一个经常萦绕在我脑海、挥之不去的问题是:什么是生活?”林志坤觉得,无论是医院,还是保险公司,每天的早出晚归,以及来自于社会的压力,令他每天都是满面愁云。“财富不是你能赚多少钱,而是你赚的钱能让你过得多好。”在得出这样的结论后,林志坤萌生了放弃城市生活、回归田园的念头。而城市的空气污染、繁忙交通、食品安全,以及“鸽子笼”似的住宅,也让他越发不能忍受。2009年起,林志坤开始四处看地。
 
    他的想法,遭到了周围朋友、家人的阻拦。朋友们得知了都十分惊诧,“你疯了吧,还是脑子坏了”。而家人态度更为坚决,林志坤的父母都是从农村出来的,深知务农的脏累,他们心疼儿子,“田里赚不到钱的。”当时正在怀孕的妻子也不理解,“只要我们一家人健康、平安,就可以了,你还折腾什么?”“生活比生存更广阔。”林志坤这么回答。看他心意已决,家人只得做了妥协。
 
    养猪、翻土,不亦乐乎
 
    2011年底,在取得家人的理解后,林志坤放弃了一年十来万的收入,暂别妻子、儿子,开始了自己的经营计划。他卖掉了自己一处在水西门的老房子,花60多万元,在溧水县白马镇租下了两个山头35年的使用权,建起了农场。这个约200亩(约15万平方米)的农场,分布着20多亩果树园、15亩菜地、四五亩鱼塘,还圈养着鸡、鸭、鹅、猪等家禽。最近,还养起了梅花鹿。从在农场安家的那天起,林志坤便再也不是过去那个西装笔挺的都市人。他穿上藏青色的工作服、大头胶鞋,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,开始喂鸡、喂鸭、喂猪;然后来到菜园,翻土、收菜;下午,基本都耗在山上,给各类果树剪枝。尽管经常被树枝刮得手上一道道血痕,但想到果子成熟时的场景,林志坤便又有了动力。太阳一下山,他就回家吃饭,晚上8点左右,便早早睡了。第二天,继续周而复始。
 
    一年半过去了,刚开始“务农”的抓狂、精疲力竭已经慢慢淡去,林志坤的农场逐渐走上了正轨。他还在西祠上开辟了“南京白领农夫乐园”版块。今年养的50头黑猪,3月底才发出预订通知,5月初就被抢了一空。尽管如今的收入和过去“不能比”,但对于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、每天出一身臭汗的生活,林志坤觉得很恣意;他同时也相信,到了明年,前几年“落下”的工资,能够一起“补回来”。
 
    林志坤很想让妻子和儿子也享受这样田间的生活,唯一遗憾是,由于市区的教育条件较好,儿子必须留在南京。因此,只有周末,他们才能享受一家团聚的时光。
 
    名校85后
 
    放弃高薪回老家
 
    你可以说我胸无大志,也可以说我不思进取。但我还是想做我自己,能够完完全全地掌控自己的生活。”
 
    姓名:王璐(化名) 年龄:25岁
 
    每年有几个月 “极度透支”
 
    王璐(化名)和林志坤的想法有些相近,“过去那不叫生活。”王璐是扬州人,2011年毕业于南京某著名高校的商学院,之后进入“四大”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工作。上个月,她正式向单位提出了辞职。
 
    这份位于南京的高薪、光鲜的职业,曾是王璐上学时梦寐以求的。而如今辞职,也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。王璐的理由只有一个:对自己好一点。
 
    王璐说,对于在会计师事务所、尤其是“四大”工作的人来说,每年一月到三四月的“忙季”里,加班是“没点儿”的。王璐曾连续两个月,每天早上9点到公司,晚上12点以后,才往家走,到了家,洗完澡准备睡觉,至少已经一两点,挨着枕头就能睡着。到了白天,闹钟一响,她便不得不开始和身体“抗争”,“浑身不舒服,头疼,有时还会恶心,心里堵得很。”此外,“无边的绝望”,更是摧残她意志的一把利器——“每天从一睁眼,就得一直干一直干,直到睡觉;第二天醒来,又是同样的、黑暗的一天,似乎永远不会有尽头。”在这段时间里,她也没有双休,也没有任何娱乐活动,王璐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, “身心俱疲。”尽管“淡季”时,可以把之前加班的工时“补回来”,然后外出度假,但她依旧认为,这几个月的“极度透支”,是“补”不回来的。
 
    这两年频发的年轻人猝死的新闻,王璐每一篇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看过去的。每当这时,她就会有一种真切的感觉——死亡离自己很近。因此,每当自己身体出现不适时,王璐便不敢再拼,无论多忙,都会赶紧坐在椅子上,喝口水,闭目养神。
      回老家找了个轻松工作
 
    王璐有个很心疼她的男朋友,在扬州工作。由于自己的忙碌,王璐时常顾不上理他,两人甚至一两个月都见不上面。每天,只有到了晚上12点以后,他们才能稍微打会儿电话。对此,王璐始终心怀歉意。但她也清楚,自己还能晚上12点回家、还能“逮”到时间闭目养神,只是因为自己刚刚工作两年不到。如果再过几年,升到了“高级别”,“忙季”时加班到凌晨三四点、甚至通宵,便是很平常的事。王璐说,她认识的一个带队的负责人,为了在一周内完成一个项目,那周一共只睡了10个小时。
 
   “谁说年轻人就得拼命,”王璐瞪大了眼睛,“年轻人是得努力,但我也需要家庭,也需要健康。”为了避免过上这样拼“命”的生活,王璐最终下定决心,辞职回老家。这个决定,得到了家人的一致支持。因此,上个月,她便打了辞职申请,回到了老家扬州,并凭自己的经验、学历,轻松地找到了个普通公司的财务工作。
 
   “后悔?怎么可能! ”王璐说,今年年底,她就要举行婚礼。尽管工资不能和在南京的相提并论,但有父母、男友在身边,加上每天6点准时下班,王璐感到很满意。而令这个外向开朗的女孩最高兴的是,她又有时间,把自己的旅行计划,一个个提上“议事日程”。“你可以说我胸无大志,也可以说我不思进取。但我还是想做我自己,能够完完全全地掌控自己的生活。”
 
    读完博士
 
    就会去二线城市
 
    现在有钱人太多了,物价太高了,真有种想逃的感觉,姐不陪你玩了。”
 
    姓名:赵倩(化名) 年龄:30岁
 
    月薪过万,却过得“苦哈哈”
 
    家住苜蓿园附近的赵倩(化名)今年30岁,老公32岁,两人都来自农村,上完大学后定居在南京。“我们父母都在农村,做点小生意,帮不了我们,也不要我们的钱,算是幸运的。”两人的月薪虽然都在6000元左右,但赵倩仍然觉得日子过得“苦哈哈”。
 
    去年,孩子降临后,两人在市区买了57平米的房子,房款80万,首付34万,公积金贷款46万,“剩下来的钱就全部给老公读博士交学费了。”
 
   “真是身无分文,还欠我老公他姨3万,今年过年还了他姨两万,又借给我弟一万,小姑子结婚给了3000元,这个月我们又提前还了四万块钱的房贷,目前家里仅有的存款加现金,不到一万。”赵倩说,所幸家里有点卡,去超市买菜什么的都可以不用现金,加上一岁的宝宝吃母乳,奶粉吃得少,一个月一罐,勉强还能维持生活。
 
   “我的衣服、生活用品,包括餐桌都是网上买的,这个月连网上看到的一条99元的裤子,我都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没有下手。”赵倩说,这样“崩溃”的感觉,她已经存在两三年了。
 
    老公读博士后,为了“挣钱养家”,边工作边学习,“现在他每周都会有三天在学校住,方便写东西。”说起来,赵倩也是一把辛酸泪,“老公说他一想到是牺牲陪宝宝的时间在学习,一点时间都不敢浪费。小区里的一个宝宝爸爸抱我们家宝宝,他竟然一个劲喊人家爸爸,把我搞得哭笑不得。”
 
    等老公毕业就去二线城市
 
    夫妻双方合起来月薪能达到一万三四,为什么还生活得如此艰辛?赵倩的帖子引来众多网友的围观。
 
    很多人好心替她分析,一来都是外地人,无房无车,二来提前还贷导致经济精神压力都很大,三就是老公还在读书。
 
   “正是因为怕我一个人工作经济压力大,我老公才边工作边上学,当然,最初选择读博就是希望以后能改变现在的状况。”另外,关于提前还贷,赵倩也有自己的苦衷,“提前还贷也是我和老公考虑了好久,考虑过理财,也考虑过存成定期5年,一是理财方面我们真的没啥经验,也没有啥好的理财产品,再说4万也有点少,二是存成定期5年,我怕这钱没到5年就会被我们拿出来做他用,比如买车,因为房子在市区,出行真的相当方便,出门就是公交车,走几步就是大超市,回老家有高铁动车,我的理性告诉我没必要买车,但是看到同事,朋友个个有车,又有点把持不住想买。现在还贷款了,暂时也就死了这个心了。”
 
    这两年,赵倩和老公一直就想“逃离”南京,她甚至和老公已经规划好目的地,“我们初步定了两个城市,徐州和扬州,等他博士毕业,我们尽量去那边工作生活,南京只作为我们后备地。”
 
   “现在有钱人太多了,物价太高了,真有种想逃的感觉,姐不陪你玩了。”在网上,赵倩三番五次发帖“倾诉”,“生活得太苦了,实在不想在南京呆下去了。”
 
    专家观点
 
    一些“逃离者”最终可能会回来
 
   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邱建新认为,逃离大城市,是不少现代人的一种理性选择,“大城市已经对他们形成了某种推力。”
 
    想逃离大城市的,很多都是白领,他们收入不菲,但大城市的生活成本过高,尤其是房价的高昂,让他们喘不过气来。另外,在精神层面,大城市是人才平台高地,聚集了众多优秀的人才、精英,这又加剧了心理压力,这种过大的心理精神压力,则让他们抵消了高收入带来的幸福感。大城市的诸多缺憾,包括人际关系冷漠等,都导致现代人迫切想逃离大城市。
 
    然而,邱建新认为,不少逃离大城市的人最终还是会回到大城市。“任何一个城市都不是完美无缺的,都是一把双刃剑,二三线城市和一线城市相比,也有很多‘缺陷’。而逃离大城市者,把二三线城市想象得过于美好,真正生活了之后出现的落差,会让他们完全不能适应。”
 


    小城市因为规模不大,在方方面面都不一定有完善的制度,因此在公平公正这些方面,很难与大城市媲美。除此之外,大城市的资源积聚,是小城市无可比拟的,尤其在精神文化的享受方面,存在很大的差异。“对于在大城市生活过的人,小城市单调的文化娱乐生活,可能完全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。”
 
    另外,在子女教育问题上,也是过不去的一道坎。“这些问题,很多人在‘逃离’前,从没有想到过;而当真正感觉到这些问题时,很多人又会考虑重新返回大城市。”
 
    因此,邱建新建议有这样想法的都市人,在没有做好充分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最好不要轻易做出选择,“如果反复逃来逃去,那最终就是在逃避生活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中国 年轻人 逃离

上一篇:中企频遭调查 商务部支持三一集团起诉奥巴马
下一篇:坠井女孩细节衬托出城市形象(图)

延伸阅读
分享到: 收藏